关于公布诸暨市第一届“十佳教师阅读标兵”评选结果的通知








关于公布诸暨市第一届“十佳教师阅读标兵”评选结果的通知












诸教〔2011115



各直属学校,各镇乡(街道)教办、中心学校:


根据《关于举行2010第一届诸暨市中小学阅读文化节的通知》(诸教〔2010118号)精神,市教育局组织开展了第一届“十佳教师阅读标兵”评选。经学校民主推荐,组织网上投票和领导、专家评审,现确定马伯成等10名同志为诸暨市第一届“十佳教师阅读标兵”,王明慧等10名同志获诸暨市第一届“十佳教师阅读标兵”提名奖。名单公布如下(按姓氏笔画为序):


一、十佳教师阅读标兵


马伯成  诸暨中学教育集团  卢伟栋  诸暨中学教育集团


边建松  草塔中学          杨坚飞  浬浦中学


陈玉萍  浣江初中          陈国丽  牌头镇小


宣建江  赵家镇中              暨阳街道暨阳小学


傅祝琴  草塔中学          楼晓萍  陶朱街道三益小学              


二、“十佳教师阅读标兵”提名奖


王明慧  阮市镇中      方颖达  浣东街道五一小学


叶世标  浣纱初中          实验小学教育集团


胡丽新  轻工技校      钟宝琳  陈宅镇小


恩权  次坞镇中      顾春芳  大唐镇戚家市幼儿园


黄飞宙  实验职中      蔡燕明  私立高中


 


 


 


 


 


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

《文学与人生》2011年第4期目录


《文学与人生》2011年第4期目录


热度 5已有 45 次阅读 2011-3-3 13:30




实力


父亲与果园   李云雷 


李云雷简介及创作年表


李云雷小说二篇简论  肖涛                                           


散笔

舌头的文化分析  蒋蓝

浮雕  枝丫间 


彼岸  草白  


坐在春风里  杨瑞智 


【散文新锐联展作品】


关于骆驼巷生活的几个碎片 魏宏昌 


小说


五个关于获救的故事  范二十一 


(外一篇)陈纸


  李发强                            


汉诗——中国诗歌论坛方阵


边建松   无  灯   郭   蔷   窗  户   灯   灯   晴宝儿 


空格键   楚  灰   叶  琛   云垂天   杨胜应     


新势力


七 年  若 若 


评谭


这是一片斑斓的土地


——读海飞小说集《像老子一样生活》 石杰


穿透心灵的成长史


——评杨献平散文集《沙漠之书》 王川 

《文学与人生》2011年第1期目录

《文学与人生》2011年第1期目录  








 

实力


南通之旅  马叙 


把小说写成一种立场


——读马叙小说集《别人的生活》 李子荣 


                                             


散笔


 


慢生活 李家淳  【论坛会员稿】


碎花  言子 


半岛手记 盛文强  【论坛会员稿】


在这里  柳宗宣 


 


小说


赝品 张  琳 


海绵 李布


证据  文星传  



                           


汉诗 


——中国诗歌论坛方阵


《赶路》论坛十人诗选


任意好  老 德  阿 斐  张建新  庞 华  三个A    如 风


陈坚盈  马 梦  水 笔  伊  沙  路 也  八  零   唐 纳


新势力  


南瓜布丁  阿穗



 


评谭


歌手总是在寻觅一个可以告别的故乡(评论潘维、蒋立波)  边建松


湍急流动的想象——读姚伟小说《尼禄王》 王威廉

文化传统像黑夜一样,使句子变得简洁而有力


文化传统像黑夜一样,使句子变得简洁而有力



某个夜晚——许多年以后,我将如此叙述——江离躺在床上对我背诵起米沃什的一首诗歌。他的声音轻微而缓慢,迟疑又坚定。在他的背诵里,我记住了一个场景和一种心境。这一首诗歌写了花园里干活的场景,写了安静恬然的心境。我说米沃什的这个场景和这种心境和陶渊明的“有风自南,翼彼新苗”很类似呀,只不过当代外国人比中国古代人在表达上有差异而已,中国古代人含蓄,现代外国人思想空间比大。大概江离没有读过陶渊明的这个句子,被我吓得糊涂了,所以含糊地认同了我。现在,我找到了米沃什的这首诗歌,贴在后面:


礼物


米沃什作  杜国清译


如此幸福的一天。


雾一早就散了,我在花园里干活。


蜂鸟停在忍冬花上。


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拥有。


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值得我羡慕。


我曾遭受的任何恶祸,我都忘了。


认为我曾是同样的人并不使我难为情。


在我身上我没感到痛苦。


当挺起身来,我看见蓝色的海和帆。


等书面读到米沃什的诗歌时,我发现自己对诗歌的理解略微有些错误。比如我对场景的概括是不完整的,正确的应该是:早上,雾散以后,我在花园里干活,当挺起身来,看见了近处蜂鸟停在忍冬花上,又看见远处蓝色的海和帆。这个场景比“花园里干活”丰富。又如我对心境的理解也是偏颇的,不仅是“安静恬然”,而是延拓开去,帮助读者的支点更多,比如是“这世上”而不是“此刻”,是“忘记”而不是“羡慕”,是“没有痛苦”而不是“感到辛苦”,前面的三组词语似乎有“宽容”或者“包容”的高于尘世的味道,是貌似出世而实际入世的,比如我引用过的陶渊明的那首诗歌。


时运


陶渊明


迈迈时运,穆穆良朝。


袭我春服,薄言东郊。


山涤余霭,宇暧微霄。


有风自南,翼彼新苗。


陶渊明是“安静恬然”的,但这种“安静恬然”有一种傲慢的滋味。尤其是读过《论语》者都知道里面弥漫着孔子家教。一是《诗经》语言的直接套用(如“薄言”),而《诗经》是孔子整理的;二是《论语》内容的直接引用(如“春服”)。陶渊明一开口说话,就显露出他的知识背景和才华背景。现在大家来比较一下米沃什和陶渊明,就会发现内容上的不同之处。米沃什写了一个劳动过程,一切都在劳动中体会,这种体验里有风吹干汗水的爽利和舒坦;陶渊明是一种宁静的观赏,那种在风中抬头低头把玩景物然后投身其中,是中国传统士大夫的姿势。所以,陶渊明不同于米沃什。


现在,我要问自己:你的知识和才华的背景来自哪里呢?


很多朋友都在读外国诗。这是必要的。大家都知道我很少读外国诗歌,但不表明我不读诗歌——我是读中国古代诗歌。我依然相信,中国的文化传统可以给当代中国人以启发。但如果读外国诗,仅仅是从窃取技艺的角度,我以为是不当的;而如果从内心空间的养育来说,只要去批判、去甄别,任何东西都是有养料的。是吧?


边建松新作《海子诗传:麦田上的光芒》出版


边建松新作《海子诗传——麦田上的光芒》出版


 


诗生活通讯社(本社记者子石)2010年5月12日晚间综合报道浙江诗人边建松的新作《海子诗传——麦田上的光芒》已于2010年04月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并参加2010年04月25日的全国书展。这是一本解读海子及其诗歌的专著,被方家看好,书中有大量精辟独到的分析和探讨,以及一些鲜为人知的诗人存在的印迹。作者在写作这本诗传的过程中,花了大量心血,寻访联系海子生前的同仁亲友,收集相关资料,努力还原海子的生活经历、写作衍进和思想嬗变。《海子诗传——麦田上的光芒》一书23万字,诗性和理性并存,行文简朴,诗文相影,是一部独具价值的人物传记。(一目)


《海子诗传——麦田上的光芒》序言


边建松


1991年冬天,我第一次接触海子诗歌,就被击中了。从21岁冬天一直到29岁春天,如果没有海子的诗歌,如果我不知道海子这个人,我的青春几乎是一块空白。同时,在多年不断的阅读中我意识到,如果我们仅仅去读海子的诗歌、诗学论文、诗化小说,而不了解海子的生活、思想、情感,我们的阅读无疑是失败的,就是买椟还珠。于是开始积累有关海子的资料,写作有关海子诗歌的短评,一直到2008年秋天和朋友谈论海子诗歌时候,直接跳出写一本海子传记的念头。现在能够找到的海子传有三种,可都不能比较全面地反映海子的心路历程。这对海子是不公平的,因为容易误导一些热爱海子、但对海子了解不多的读者。 ◆ 燎原的《海子评传》是现在最有深度的一本,里面很多观点值得人深思,比如文化对海子的影响,这对理解海子是必要的、基础的,常常引起我的深思,并且促使我对海子的写作视野进行重新定位;但此书对海子经历的揭示是不足的。 ◆ 余徐刚的《诗歌英雄》,对海子的童年、少年描写得比较多,给我们许多珍贵而有益的资料;但对海子进入诗歌以后的生活写得比较少,这是最可惜的地方。 ◆ 周玉冰的《海子的诗情人生》,以海子和女友交往为线索展开,其间太多地方是虚拟的,犯了传记的大忌。另外,对海子在汉语诗歌史的地位,认识还是比较模糊的,“人们似乎不知道该怎样给海子定位”(西川《死亡后记》)。比如有人将海子称为“浪漫主义诗人”,说明该论者对海子短诗和那个时代之间的联系缺乏了解,并且对海子长诗所知甚微乃至根本没有读过;有人提出“死亡提高了知名度”,这个说法因过于冷静而显得残酷,甚至对海子的辞世做孤立的批评,简直是对生命的无知。对海子诗歌的理解也是如此,比如有人违背了文本读解的基本方法,引用海子诗句(如“春暖花开”)而篡改海子原意;有人对海子意象(如“麦子”和“太阳”)的来历做臆断妄测,结果谬以千里。这也使深爱海子的我,不能不发言。基于这些原因,我想写一本海子诗歌生涯的编年史,我写本书的目的是还原海子。还原海子,对我来说也许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连海子自己在《弑》里借剧中角色之口预言式地说过:“你知道我的诞辰、我的一生、我的死亡,但不知道我的命。你知道我的爱情,但不知道我的女人。你知道我歌颂的自我和景色,但不知道我的天空和太阳以及太阳中的事物。”但我决心去挑战。我的认识里,首先海子是一个人,一个生活的体验者;其次他是一个诗人,一个诗歌的拓进者。海子现象,对我来说,是一种生命现象。他在26年生命里的经历和体验,并且以文字形式展现出的自身生命的璀璨和幽暗,对我们活着的每一个人,都有思考和启发。西川曾经警告过“只想为自己的冲动、狂想、开悟、心得作传而并不真想为海子作传的人”(《海子评传》序言),我将这句话作为自己写作本书的一个准则。本书从考据的基础资料和文本的技术分析两方面展开,对海子生活历程、写作过程、思想嬗变做一些基础的分析工作,所以在写作时我着重从诗歌来观照海子其人,重点放在以诗证人、以人解诗。尤其是海子那些“带有自传性质的诗篇”(西川《怀念》),成为我进入海子内心的一个门槛。初稿完成后,海子在生命之路上那个快乐真诚、孤独高迈的影子在我眼前变得十分强大,我忽然感到十分寂寞。尤其让我感慨的是,我冒昧打扰西川先生时,他对我说的那一句话:“写完这本书,也可以了结你的一桩心愿。”我想起热爱海子的20年,自己已经从青年步入了中年,而海子依旧年轻,永远在26岁。但是,我希望海子依旧活着,我反对海子死了。我甚至计算:今年海子已经45岁了,“就这样过去了许多年,他长成了一条结实的汉子”(《木船》)。书稿里,本人采访或者引用下面这些诗人、作家的回忆资料:西川、骆一禾、苇岸、孙理波、燎原、余徐刚、常远、马深、陈陟云、王家新、尚仲明、沈天鸿、刘广安、俞洪敏、孙文波、舒洁、雨田、大仙、唐晓渡、欧阳江河、郁文、廖亦武、唐师曾、刘大生、周立文、王俊秀、黑陶、韩忠、查曙明、琚晨光、金肽频、简宁、陈嘉映等。另外,散见于杂志、报刊、网络的诸多文章,也使我获益不少。海子父母对我写作提供了一切便利,孙理波先生提供了许多相片。蒋立波、朝潮、温昊、回地、浪子、肖欣楠等朋友对书稿提出很多建议和帮助。在此向以上各位一并谢过,尤其感谢黄孝阳先生的努力使本书得以出版。书里引用了许多资料,一是海子的诗文,二是他人回忆或者评论的文字,一一注明出处,目的是全方位展示海子思想和经历。另外书里出现了许多人物,这是不得已为之,“因为没有别的一切为我们作证”(《我,以及其他的证人》);如果不是当事人自己所言,则以符号或者谐音代替,以示尊重隐私——其实,对历史而言,我们都是渺小的,当事人何不大胆言之。笔者见识浅陋,虽然小心落笔,如有评述不当之处,敬请诸位谅解,并提出修改建议。


【信息来源:诗生活网信息资讯论坛】http://www.poemlife.com/PoemNews/news.asp?vNewsId=5574

雷平阳诗选

灌木丛

我想把威信县的灌木都分出
男女。男的系根白丝绸;女的涂上
红油漆。我知道它们不交媾
不以交媾的方式生儿育女
但我还是想分,想让它们一针见血
准确到位。假如这不是什么
浩大的工程,我们就可以知道
铺天盖地的孤独与寂静,有多少
系上了白丝绸;有多少涂上了红油漆
有多少从不惧怕,天空和大雾
一再地压低;有多少,是男性
有多少,是女性……


底线

我一生也不会歌唱的东西
主要有以下这些:高大的拦河坝
把天空变黑的烟囱;说两句汉语
就要夹上一句外语的人
三个月就出栏、肝脏里充满激素的猪
乌鸦和杀人狂;铜块中紧锁的自由
毒品和毒药;喝文学之血的败类
蔑视大地和记忆的城邦
至亲至爱者的死亡;姐姐痛不欲生的爱情
……我想,这是诗人的底线,我不会突破它


亲人


我只爱我寄宿的云南,因为其他省
我都不爱;我只爱云南的昭通市
因为其他市我都不爱;我只爱昭通市的土城乡
因为其他乡我都不爱。。。。。。
我的爱狭隘、偏执,像针尖上的蜂蜜
假如有一天我再不能继续下去
我会只爱我的亲人这逐渐缩小的过程
耗尽了我的青春和悲悯

深圳初中生微型小说获世界金奖!

深圳初中生微型小说获世界金奖!
日前,在第五届世界华文中学生微型小说创作大赛中,深圳文锦中学初二学生陈瑞彬以一篇《一百元的旅程》(原文附后)获初中组金奖,成为获此殊荣的唯一的中国内地学生。有趣的是,这还是陈瑞彬第一次写微型小说,平时喜欢写散文的他花了一周时间,修改了三四次才完成这篇800多字的小说。
    首次写小说就获奖
    本次比赛吸引了日本、马来西亚、新加坡、中国内地和港澳等地区的中学生参加,陈瑞彬的作品《一百元的旅程》是在3000多件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
    《一百元的旅程》讲的是主人公把努力学习获得的100元奖金匿名寄给母亲买药,而处于艰难生活中的父母却挂念着在城里上学的主人公,把100元钱寄给了主人公。对陈瑞彬的作品,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副会长郑海涛评价说“立意新鲜,描写的父母与孩子之间的爱,动人心扉”。
    构思受丛飞报道启发
    这次参加比赛是陈瑞彬第一次写微型小说。他说,这篇微型小说的构思是受到爱心大使丛飞的报道启发的。那段时间,他看了很多丛飞的报道,而且学校也组织学生为四名贫困学生捐款。当拿起笔构思时,他头脑里就想到要写一篇这样的文章。于是,利用晚上学习结束后的时间,他花了一周时间写了这篇800多字的微型小说。
    能获得金奖,陈瑞彬和其指导老师觉得很幸运。他的指导老师告诉记者,陈瑞彬是学校文学社的成员,写作水平在社里还不能说是最好的。陈瑞彬则告诉记者,参加比赛前,对微型小说的认识不深,平时他比较喜欢写散文。“决定参加比赛时,我和同学开始都没什么信心,”陈瑞彬告诉记者,为此,指导老师专门找出前几届比赛出版的文集给大家阅读,看了以后觉得自己也能写出这样的文章,大家又对比赛充满了信心。
    奖金交给父母
    7月7日,陈瑞彬到香港领奖,还与其他得奖的学生一起参加了微型小说的“创作坊”活动。这次活动可以说是得奖学生之间的一次较量—在听完微型小说家的讲座后,每位学生都要在半小时内创作一篇50至100字的微型小说。
    如此短的时间,如此短的篇幅,令这次不正式的比赛难度比正式比赛还要大。这次,陈瑞彬写了一个关于劫匪的故事,篇幅不到100字,不过可这次比赛的冠军却不是陈瑞彬。“可惜啊,”陈瑞彬有些失望地说。他觉得,自己还要再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那次虽然不是不正式的比赛,但真的很体现写作水平。”
    在创作大赛中,陈瑞彬获得了一万港币的奖金。这和他参赛小说中主人公获得奖学金的经历很相似。陈瑞彬告诉记者,拿到奖金后,他也打算和小说主人公那样,把奖金交给父母,“自己留一点就可以了。”


 


《一百元的旅程》
    “得知你家困难,寄钱一百略表寸心。”不行,不行,他一笔划掉,拧眉沉思片刻重新写道:“不要问钱从哪里来,治病要紧,别拖了。”不行,还是能看出来。他用笔敲一下头:怎么措辞才好呢?
    “已经下班了。”邮局的营业员催促。
    “就好。”笔尖在汇款单附言栏划动着:“不要问钱从哪里来,把它用在最紧要的地方吧。好心人。”
    走出邮局,他长长地吁了口气。到学校快一个月了,妈还病着么?唉,妈怎么就不听劝呢?不能怕花钱就不治病呀!爹竟帮妈说话,难道没看见妈病痛的样子么?以后会治,总是以后,以后是哪一天呢?他叹了口气。
    来城里上学时,爹非要把最后的五十元钱再给他带上。那怎么行呢?我带得已经够多了。你说别人家的孩子一学期花多少,这哪能比呢?我不是他们,咱家也不是别人家呀。真的够了!爹,你别难过,妈看见又要流泪了。我会吃好的,会看护好自己,会常给家里写信。他眼里闪着泪花,扭头看看身边,行人匆匆,没有人注意他。
    开学后,学校评学习标兵。他没有想到学校一下子奖给他一百元!拿到钱,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把这钱给家里,让妈妈治病。但是怎么寄呢?想来想去,他决定以“好心人”的名义把钱“捐”给家里。
    有了这一百块钱,再借点儿,妈总可以去看一下病买些药了。对,一定要让妈去治病,不能再拖了。得写封信再劝一下他们,今晚就写!他想着,似乎妈已经去了医院,病也已经好起来了。他脸上露出一丝浅浅的笑。
    太阳的余晖快褪尽了。火烧云在不断地变幻着形态。看,那不是爹在躬身犁地么?不,像是在推车。哦,还有妈,多像拖着病体在地里劳作的妈妈呀!还看得见她那飘动的白发……
    十二天后的上午。天晴得真好。人不觉得太热,暖得很。放学时,老师叫住他,递给他一张纸。看到那张纸的瞬间,他一阵眩晕。他的心在颤,手在抖,一张年轻坚毅的方脸痛苦地扭曲着,强忍的眼泪还是泉涌出而。泪珠溅落在汇款单上,打湿了附言栏中那两行小字:有个好心人给咱家寄了些钱,给你一百。要学好吃好,家里平安,别挂心。

仓央嘉措

仓央嘉措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
  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啊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