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书

年终书

边建松

 

我们都在奔走,像一匹盲目的豪猪

任时光的褶皱一层层堆积

依旧朝向青草最嫩处控掘,努力地

寻找本能赐予的万物

哦,如果我们内视自己

发光的部分在哪儿呢?

这一年,世界并不认识人道的理想主义者

废气、废墟、废人,还有浪费的思想

将大时空中本来应该渺小的部分扩大了

说“担当”的失去了正义

说“主持”的失去了尊严

让我这个民间的自由者

感到人有嘴巴的可惜

咳!我们吐出的言辞和灰尘有什么两样

我常常数着自己的肋骨

左边和右边一模一样,对称的

轻轻一按,我能够按到生命的硬度吗?

我能够摸到血液的流动吗?

我能够区分红细胞和白细胞吗?

但变化已经出现:我的生命在消逝

即使我更快乐地加入大街上的人群里

我也感到消逝的可怕,不比一场雪的消融轻松

那么,我热爱的家庭会不会消逝

我理想着名利是不是无聊

我渴望简单生活,从我身边而过的轿车

到底是财富的显耀还是人类的必需

欲望啊,是一张鱼网

网住了所有的成长和生长

让不应该露出皮肉的白骨头露出白骨头

让一些人蒙住口臭,让一些人作为秤砣称量另外一些人的重量

狭隘的想象力批判

狭隘的想象力批判

 

我就是一个世界,和“这个世界”一样重要

当我们两个世界站在一起

你们说,哦,“这个世界”中的无赖

为什么灰心,他的衬衣肮脏,头发凌乱

他为什么出现在生活的暗角,形迹可疑

但你们抬头,又发出感喟:“阳光如丝绸一般

让我感受到幸福的梧桐花园”

河流是一个世界,浪花何尝不是

石斑鱼落在河流里,奔跑、歌唱

它是抱着一个世界,让另外一个世界进入它的体内

“这个世界”之外,当我们出现在虚拟的网络里

你是“太平洋的梅花”,我是“一尺八寸长的猪人中”

然后我们互诉衷肠,坐在烟花四溢的码头

一个有麦芽的青春,一个有雪山般的白头

中间是穿越十九世纪最寒冷的泰塔尼克号(配乐:《女人花》)

让我们在荒诞的世界里学习尖叫

(此刻我会如驴子一般大笑)

我应该再深入一些,因为我们的灵魂也披着外套

当世界一层层剥开,哦,“失败”不可避免地出现了

从表面一直到深处,血的世界,肉的世界,灵的世界

白细胞的世界,红细胞的世界,还有不可知的细胞世界

被一串经脉和肌腱连起来

无限制扩大,无限制的空间里,时间停滞
——人呢?一个被名之为人的“人”在那里?

年初书

年初书

 

我忧郁地享受生活……漫长的安逸

也是漫长的等待……我什么都没有失去

但失去了年轻的血液、攀登的勇气

好象一次失败的练习,在老师的注视下

出现一个不是自己的“我”,牵缠着

然后在下一次练习里“我”再次出现

“那么多的房子,在大地上沉睡

而麦子必须生长,让我们低下头颅”

我刚刚经历过6小时的长途

从江南鸟一样飞到苏北,哦,大平原

低矮的小青砖瓦屋,细长的白杨树

从黑土里钻出来的小麦苗

还有承载了数不清船只的运河

在一个叫做正红的小镇,我仰面迎接了今年的第一朵雪花

“我曾经渴望成为一座故乡的山

但在这里,我无论多么渺小,必须成为一座小山”

我怎样和你说起那时的心绪?

无论我挺立,在扫过大平原的大风中挺立

大风轻松将我的头发吹乱

将黑夜运来,将喜庆的祝福运来

那些和南方不一样的风俗——一人高的高香

是流动的,以烧短的方式换取长的祝福啊

而我依旧是一个陌生人,以外省的口音在外省居住

穿行,然后迅速在他们眼中消逝

包括我的快乐,和他们不知道的无聊念头

看地图

看地图

 

时间、空间是一种魔术

手指点到海洋,波澜起伏

黎明似乎是往昔必需的答案

用白轮船运来,最后它消失于恍惚中

 

沿着黑白的铁轨,风雨穿梭其间

说一个年幼的孩子,从A到B

那么短的路途,他白了头发还在寻找

像一截麦杆因经文而油腻

 

去找自己出生的房屋——

咳,那些旧人,旧口音

都纳入某一个经纬的黑点

那个黑点无限大,挤垮了水上的桥

 

我们歌颂的草莓,九月一日

从地图上摘下,然后进入一场渺茫的历陷

看看背面,是空白

不知道自己的手指放在何处

王维——古诗人系列4

王维——古诗人系列4


 

静默的山冈,和翻转的风云

在青色衣衫里孤独成熟了

像一只蝙蝠穿行在星空潮湿暖气里

等收拢翅膀,我已经落在人间

 

人间:就是人与人有间隙的地方

早上有芭蕉露水恰好洗脸

向晚时分,衣冠带我赴宴

这个季节,沉迷享乐、接近诗书

 

朋友们,有的心性不合已经离开

有的欲有所求又来扣我门扉

其实不过一念之间,我们分分合合

人间:哪里有什么大恶大善啊

 

我也不过如清风来去自如而已

待眼花耳聋,我翻开青年所记——

不过如此,不过如此

我在一个梦里点染了客观的印象而已

葵花

葵花

《》

我们都会倦怠

踏灭内心火焰,不发光、发热

有时咳嗽,有时发呆、窃窃私语

葵花不是这样。它不微笑、不仇恨

从它的仰面里我们看到世界



《》

描述灾难中出现的一支葵花

需要用整天、用整快地的葵花

一支葵花死了

所有的葵花都知道命运来了

它不逃,它在等,静静地等



《》

明天——葵花知道

需要水,需要光,需要闪电

才能慢慢成熟、饱满

它不说,它知道明天

自己的重量



《》

据我所知,人群超过五个

内部的裂缝会让我头疼

那么多葵花站在一起!

在风尘中拥挤着、探望着、

站在旁边的葵花,是孤独的



《》

葵花不穿鞋子,不穿花衣裳

不扎红头绳,不涂胭脂

它不动来动去

但它也有需要,在春天

它需要一只勤劳的工蜂



《》

和椰子树比一比谁高

和芝麻比一比谁香

和牡丹比一比谁华贵

和芒果比一比谁果实大

葵花不用这样——因为它就是葵花



《》

我写过很多葵花

惟独没有写出自己血液里的葵花

我奔流的体内

种着自己的籽,开着自己的花

依旧希望葵花驻留


柳永

柳永

 

歌唱,大时代总是适宜于歌唱

既然无法成为主流胸前的徽章

不妨成为潮流中最畅快的一朵

 

你看:渐浅的酒杯使我的命运更满

日夜娱乐,不损我逼人才华

我的笔,将红男绿女的欢情渲染得多透彻

 

:你看:贝扇一样的伶牙俐齿

花香四溢的温暖,青春的盛宴。——只是

“小青,我静下来时,就会找个地方,哭泣”

 

我早已冷却。活着不过是死亡的延续

变异的时代让我越来越远离自己

月光照透我心:它从来没有发出真正的声音

李商隐

李商隐


 

当我拘谨地出现在大家面前,

请记住:那只是我的影子。

为什么我并不投入于舞女的婀娜之中?

哦,我小小的欲望,告诉我必须心如止水。

 

那年春花绚烂,一杯浊酒乱性,

我走上不得以的歧路,谁能够挽救?

那年雨水滋润,我一边消受音乐、案文,

一边在暗红的帏帐里沉沦、日渐憔悴。

 

我的手已经不能托起少年心事,

夜晚的孤独滋味,多少能够进入诗句?

一条路上有多少完整人在走啊,

即使一片黄叶也足够使他拥有失败的罪证。

 

我的城堡坚固,但已无知己应和,

青苔厚了,日子落了,人也老了。

哦,人也老了,却依旧少年心事,
恍惚,颤抖,被内心的黑暗扰乱。

我们这个时代的女朋友

我们这个时代的女朋友

边建松

诗歌从来不属于全人类

诗歌只属于女性:她的名字

常常在苏醒的时候就失踪了

她有高超的手艺,像星星一样学习过

颤抖、吃惊,必要时运用省略号

某夜,双鱼座青年的心落在雨水中

她轻易捞起,晾干净

眼神恍惚不停,将雷声阻挡于万里之外

只留下一段空隙,那是多么恰当的呼吸啊

缓慢、节制、似乎无中生有

现在,她遇到皱纹满脸的金牛座

平静地捧着茶水。她在等待

因为翻腾的茶叶落到杯底

并不需要力量,只需要耐心

哦,她的鼻子变长了,她的牙齿摇动了

等待中她自己的年纪变大了

——我们这个时代的女朋友

有高超的手艺。有人叫她萨福,有人叫她

李清照。我叫她:嗨!

我送她一首诗歌:因为她爱别人

但别人只有一个人,不是全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