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穆旦)欣赏

《春》(穆旦)欣赏


穆旦

绿色的火焰在草上摇曳,
他渴求着拥抱你,花朵。
反抗着土地,花朵伸出来,
当暖风吹来烦恼,或者欢乐。
如果你是醒了,推开窗子,
看这满园的欲望多么美丽。
蓝天下,为永远的谜蛊惑着的
是我们二十岁的紧闭的肉体,
一如那泥土做成的鸟的歌,
你们被点燃,卷曲又卷曲,却无处归依。
呵,光,影,声,色,都已经赤裸,
痛苦着,等待伸入新的组合。

 

春,是一个被古今中外诗人写得太多的题材。想到它,人们会自然地联想到一系列相关词语与意象。那么,如何用陈旧的想像写出新的、给人以强烈感受的”春之歌”呢?新的感觉方式、新的诗学观念以及新的词语力量都是必须的。

穆旦是四十年代”九叶派”诗人的一个代表,也是现代诗人中非常成功的一个,他的创作被誉为”最能表现现代知识分子那种近乎冷酷的自觉性”(袁可嘉语)。他对英美现代诗人特别是叶芝、艾略特、奥登的熟悉,对他们的诗歌理论与批评理论的吸收,以及他年轻的活力,都使他的诗歌具有突出的现代特质。在《春》这首小诗中,这一切也表现得非常明显。

现代诗歌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强调诗歌内在的张力和戏剧性,往往将一系列充满对抗、冲突的词语和意象组织在一起,以形成错综、复杂而又强烈的抒情形式。在穆旦这首诗中,我们可以发现三组不同色调的词语。其一是强烈而动感的:火焰、摇曳、渴求、拥抱、反抗、伸、推、点燃;其二是静态的:绿色、土地、看、归依;这是草与花朵的对立, 春天内在的对立;也是”醒”与”蛊惑”的对立,是人生青春期燥动的欲望与诗人沉思形象的对立。”窗子”是一种媒介,它分隔又联系了”欲望”与”看”,从而带来第三组体现着张力共存的词语:紧闭、卷曲、组合。这三组词汇相互交织,组构了诗歌的基本框架,也奠定了诗歌沉挚、坚实、富有现代感的抒情基调;紧凑而充满张力的语言;以及饱满的节奏和集中的意象。

那么,春到底是什么样的呢?它是醒来,是第一次的诞生和再生,但也是欲望与沉迷的诱惑;是飞扬的歌声与敞开的欢乐,也是沉滞的泥土与紧闭的肉体;是燃烧、分散、反抗,也是散乱之后新的组合与新生。它是自然的春天也是人生的青春,是诗人春心的萌动和诗心的勃发。黎明、早春、二十岁的青春三位一体,恰如光、影、声、色的赤裸与感官的和思想的敞荡,它们共同等待新的组合的出现。

诗人感受到对立观念的冲突:清醒/沉醉、沉滞/飞扬、根基/摆脱,通过与”春”相关的生动意象他们得以表现出来:绿色/火焰、拥抱/反抗、紧闭/赤裸、土地/花朵、泥土/歌、卷曲/伸入。诗人的情绪也在变化着,从暖风吹来的烦恼和欢乐,到紧张的痛苦。如窗和眼,他沉醉和观看着;如鸟,他歌唱和期待着。这是对生命中的新生和强力冲动的迷恋与等待。

放下就是快乐

放下就是快乐

311800浙江省诸暨市天马实验学校 边建松

bjs935@sohu.com

三(6)石东燕

亲爱的上帝:

夏洛克在这里给你请安了。上一次我是向你请教怎样才能得到财富。虽然并没有完全实施您讲的方案,但我已经得到了一些东西。现在的问题是,我又将失去这一切。安东尼奥不但没死,还可以获得我一半的财富。财富,对于我来说就是一切,我不能没有它。没有了它,我也就没有了快乐。现在我很痛苦,我找回快乐。上帝,我该怎么办呢?

夏洛克

上帝看了这封信后有些不快。“没有了财富就没有了快乐”!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告诉他秘诀,可现在他既然提出了问题,不管怎样,作为上帝的我应该指引他找回快乐。

于是,上帝开始回信了。

夏洛克先生:

首先,我想指出的是你的快乐观出了差错。真正的快乐并不只是拥有金钱,而应该是心灵的解放。你如果心里只有金钱,一心只想得到,你就永远不会满足,那你的心灵之门又怎能完全敞开呢?

我还是先给你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很久以前,车轮并不就是这样的,它的轴上还有一个零件,只要很小的力就能够让它飞速前行。因此,车轮就一直生活在不停的旋转之中。直到有一天,那个零件不稹掉下。车轮少了它就只能缓慢地前进。为了找回这个零件,车轮开始往回走。一路上,它与阳光对话,同蝴蝶吟唱,和雪地上的小虫聊天……这些都是以前未曾享受到的。后来,它找到了那个零件,又开始快节奏的生活。但从那以后它再也没有快乐过。最终,车轮决定丢弃那个零件,快乐比其它一切都重要。

我想告诉你的也正是这个:放下就快乐。像车轮一样只要防下心中的包袱,快乐唾手可得。

开启快乐的钥匙始终在你手里。只要正确地使用它,快乐会回到你身边地。

上帝

上帝写完信后,发现先前的不快早已烟消云散。在写信时,他也放下了心中的不快。

四首现当代诗歌赏析

诗歌赏析
浙江省诸暨市天马学校(311800) 边建松
红色手推车
[美国]威廉·卡洛斯·威廉斯
那么多东西
依靠

一辆红色
手推车

雨水淋得它
晶亮

旁边是一群
白鸡
[鉴赏]
威廉·卡洛斯·威廉斯(1883-1963),早年在美国新泽西州卢特福德城定居行医。1962年获美国日晷奖。意象派诗人,擅长以明晰细致的隐喻把平凡题材写得有声有色。
意象派诗歌要求诗人善于捕捉和提炼生活中极其普通平常的事物,发现它的美学价值和诗意所在,并且用“直接处理”(即不直接写出个人主观感情)的办法来给予忠实、精确的表达,使之体现诗人的生活情趣。
这首诗通过细心观察,发现了一种常人视而不见的美。由于把红色的车子、晶亮的雨水、白色的鸡并置在一起构图,造成一个崭新的观察角度。而从第一行中又隐隐透露出作者发现了美的惊喜心情。
(边建松)


[美国]卡儿·桑德堡
迈着小猫的脚步
雾来了

它静静地蹲坐着
看看港口
看看城市
然后再走开去

鹰·雪·牧人
[中国]昌耀
鹰,鼓着铅色的风
从冰山的峰顶起飞,
寒冷
自翼鼓上抖落。

在灰白的雾霭下
飞鹰消失,
大草原上裸臂的牧人
横身探出马刀,
品尝了
初雪的滋味。
1956、11、23
春天
[奥地利]里尔克
春到了,大地——
像背诗的小孩。
许许多多的诗……面对一长串痛苦功课的
大地,现在正接受赞美。

大地的老师非常严格。我们喜欢的是——
那位老老师白花花的胡须。
现在我们听到的好消息是——
“那个绿色的是什么?那个青色的是什么?”
大地都会回答!

得到休息的幸福大地啊!
来跟孩子们一起玩吧!
抓住了吧!
快乐的大地啊!你抓住最快乐的孩子了吧!

哦!从老师那里学到的许多歌,
都是描写树木的根与树干,
大地正唱着……大地正唱着各种不同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