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建松新作《海子诗传:麦田上的光芒》出版


边建松新作《海子诗传——麦田上的光芒》出版


 


诗生活通讯社(本社记者子石)2010年5月12日晚间综合报道浙江诗人边建松的新作《海子诗传——麦田上的光芒》已于2010年04月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并参加2010年04月25日的全国书展。这是一本解读海子及其诗歌的专著,被方家看好,书中有大量精辟独到的分析和探讨,以及一些鲜为人知的诗人存在的印迹。作者在写作这本诗传的过程中,花了大量心血,寻访联系海子生前的同仁亲友,收集相关资料,努力还原海子的生活经历、写作衍进和思想嬗变。《海子诗传——麦田上的光芒》一书23万字,诗性和理性并存,行文简朴,诗文相影,是一部独具价值的人物传记。(一目)


《海子诗传——麦田上的光芒》序言


边建松


1991年冬天,我第一次接触海子诗歌,就被击中了。从21岁冬天一直到29岁春天,如果没有海子的诗歌,如果我不知道海子这个人,我的青春几乎是一块空白。同时,在多年不断的阅读中我意识到,如果我们仅仅去读海子的诗歌、诗学论文、诗化小说,而不了解海子的生活、思想、情感,我们的阅读无疑是失败的,就是买椟还珠。于是开始积累有关海子的资料,写作有关海子诗歌的短评,一直到2008年秋天和朋友谈论海子诗歌时候,直接跳出写一本海子传记的念头。现在能够找到的海子传有三种,可都不能比较全面地反映海子的心路历程。这对海子是不公平的,因为容易误导一些热爱海子、但对海子了解不多的读者。 ◆ 燎原的《海子评传》是现在最有深度的一本,里面很多观点值得人深思,比如文化对海子的影响,这对理解海子是必要的、基础的,常常引起我的深思,并且促使我对海子的写作视野进行重新定位;但此书对海子经历的揭示是不足的。 ◆ 余徐刚的《诗歌英雄》,对海子的童年、少年描写得比较多,给我们许多珍贵而有益的资料;但对海子进入诗歌以后的生活写得比较少,这是最可惜的地方。 ◆ 周玉冰的《海子的诗情人生》,以海子和女友交往为线索展开,其间太多地方是虚拟的,犯了传记的大忌。另外,对海子在汉语诗歌史的地位,认识还是比较模糊的,“人们似乎不知道该怎样给海子定位”(西川《死亡后记》)。比如有人将海子称为“浪漫主义诗人”,说明该论者对海子短诗和那个时代之间的联系缺乏了解,并且对海子长诗所知甚微乃至根本没有读过;有人提出“死亡提高了知名度”,这个说法因过于冷静而显得残酷,甚至对海子的辞世做孤立的批评,简直是对生命的无知。对海子诗歌的理解也是如此,比如有人违背了文本读解的基本方法,引用海子诗句(如“春暖花开”)而篡改海子原意;有人对海子意象(如“麦子”和“太阳”)的来历做臆断妄测,结果谬以千里。这也使深爱海子的我,不能不发言。基于这些原因,我想写一本海子诗歌生涯的编年史,我写本书的目的是还原海子。还原海子,对我来说也许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连海子自己在《弑》里借剧中角色之口预言式地说过:“你知道我的诞辰、我的一生、我的死亡,但不知道我的命。你知道我的爱情,但不知道我的女人。你知道我歌颂的自我和景色,但不知道我的天空和太阳以及太阳中的事物。”但我决心去挑战。我的认识里,首先海子是一个人,一个生活的体验者;其次他是一个诗人,一个诗歌的拓进者。海子现象,对我来说,是一种生命现象。他在26年生命里的经历和体验,并且以文字形式展现出的自身生命的璀璨和幽暗,对我们活着的每一个人,都有思考和启发。西川曾经警告过“只想为自己的冲动、狂想、开悟、心得作传而并不真想为海子作传的人”(《海子评传》序言),我将这句话作为自己写作本书的一个准则。本书从考据的基础资料和文本的技术分析两方面展开,对海子生活历程、写作过程、思想嬗变做一些基础的分析工作,所以在写作时我着重从诗歌来观照海子其人,重点放在以诗证人、以人解诗。尤其是海子那些“带有自传性质的诗篇”(西川《怀念》),成为我进入海子内心的一个门槛。初稿完成后,海子在生命之路上那个快乐真诚、孤独高迈的影子在我眼前变得十分强大,我忽然感到十分寂寞。尤其让我感慨的是,我冒昧打扰西川先生时,他对我说的那一句话:“写完这本书,也可以了结你的一桩心愿。”我想起热爱海子的20年,自己已经从青年步入了中年,而海子依旧年轻,永远在26岁。但是,我希望海子依旧活着,我反对海子死了。我甚至计算:今年海子已经45岁了,“就这样过去了许多年,他长成了一条结实的汉子”(《木船》)。书稿里,本人采访或者引用下面这些诗人、作家的回忆资料:西川、骆一禾、苇岸、孙理波、燎原、余徐刚、常远、马深、陈陟云、王家新、尚仲明、沈天鸿、刘广安、俞洪敏、孙文波、舒洁、雨田、大仙、唐晓渡、欧阳江河、郁文、廖亦武、唐师曾、刘大生、周立文、王俊秀、黑陶、韩忠、查曙明、琚晨光、金肽频、简宁、陈嘉映等。另外,散见于杂志、报刊、网络的诸多文章,也使我获益不少。海子父母对我写作提供了一切便利,孙理波先生提供了许多相片。蒋立波、朝潮、温昊、回地、浪子、肖欣楠等朋友对书稿提出很多建议和帮助。在此向以上各位一并谢过,尤其感谢黄孝阳先生的努力使本书得以出版。书里引用了许多资料,一是海子的诗文,二是他人回忆或者评论的文字,一一注明出处,目的是全方位展示海子思想和经历。另外书里出现了许多人物,这是不得已为之,“因为没有别的一切为我们作证”(《我,以及其他的证人》);如果不是当事人自己所言,则以符号或者谐音代替,以示尊重隐私——其实,对历史而言,我们都是渺小的,当事人何不大胆言之。笔者见识浅陋,虽然小心落笔,如有评述不当之处,敬请诸位谅解,并提出修改建议。


【信息来源:诗生活网信息资讯论坛】http://www.poemlife.com/PoemNews/news.asp?vNewsId=557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