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记

旅行记


 


沿途的这些稻麦,和浑浊的流水


恰好需要落在一辆奔驰的轿车外面


说是追赶时代的速度,不如说是失落的逃避


——小城市方圆20里范围,已无泥土腐烂的气息


往东,是大型陶瓷市场,是安置小家的第一站


往南,是大型停车场,喘着气,颤抖着


往西,是工业园区,经济的心脏,经济的动脉


往北,在山脉的下面,欧洲的、西亚的建筑里,


走出一个也许是21世纪的实力人物


不断翻开的泥土,种上叫做“现代化”的灵魂


(关于这一点,梅尔·吉布森《启示录》向我们展示了原始的力量)


生活,其实可以更美的


但这些美离一只粘满泥巴的手更远


离一只粘满泥巴的萝卜和番薯更远


记得一群吃饱了想去远方旅行的美国佬


找啊找啊,最后的文字都落在《在路上》


谁的灵魂能够脱离自己的躯体呢——那50-90公斤的小范围


鼻子离开泥土腐烂的气息有20里路


要扬扬洒洒直至灵魂脱离躯体方能够抵达


而我打开的那本书里,一直翻到中年

尚未看到一丝笔墨,令人诧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