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赏析

诗二首
  
  郁葱/诗 刘春/赏析
  
  不知道我们会不会认知这些生命
  
  置身其间,感受无法言喻的渴慕,
  这片受到祝福的叶子,
  就这样不事张扬的,
  在早晨从沉睡中醒来,
  那时,天空闪烁着如缎般的光泽,
  那时,我们吸入的每一丝气息,
  都能体味到最真实、最自由的,
  生命的感动。
  
  
  平庸和渺小充斥着我们的生存
  
  当我寻找痕迹时,
  自身的命运便成为痕迹。
  许多人的脚印嵌进了岩石,
  许多年,当我寻找那些印记时,
  它们已被风化成齑粉,
  和我的感觉一样轻而易举地消失,
  ——如同刻骨铭心的那些箴言和哲理。
  
  
  
  赏析
  尽管最近几年,“70后”、“80后”在中国诗坛招摇过市,呼声日盛,并引起一定程度的关注,但诗歌创作的主力军仍然是那些最优秀的“50后”和“60后”们。上个世纪50年代出生的于坚、欧阳江河、王家新、刘立云、梁平、郁葱、大解、周伦佑、杨克、王小妮等诗人自80年代成名以来,至今仍然是当之无愧的诗坛中坚力量,缺少了他们,几乎意味着支撑中国现代诗天幕的梁柱缺少了最重要的一根。
  郁葱是这一代诗人中不容忽视的一个,他的重要之处不仅在于他以持续20年的诗歌编辑身份为众多新人的出场尽心尽力,更因为他一直笔耕不辍,为诗坛贡献出了大量作品,其中一部分还相当优秀。与其他50年代出生诗人在技巧方面的严谨不同,郁葱的写作十分放松,他的诗歌简洁而直接,绝不拖泥带水,有时候甚至会写出一些即兴之作——这使得他的个别诗句看起来仍可斟酌,比如“天空闪烁着如缎般的光泽”一句,在我看来,不如“天空闪烁着绸缎般的光泽”来得自然——但如果你就此认为他对文学缺乏尊敬,那就大错特错了,郁葱的放松实则是自信的表现,他的严谨更多的表现为创作态度的认真,这一点有大量访谈和诗歌文论作为例证。短诗《不知道我们会不会认知这些生命》与《平庸和渺小充斥着我们的生存》则为他的自信提供了作品依据。
  《不知道我们会不会认知这些生命》是一首宁静的诗歌,它晶莹、自然、光洁,仿佛早晨的露水。诗歌标题虽然出现了复数词语“这些”,事实上整首诗仍然是围绕着“叶子”这一事物而展开。在中心词“叶子”的周围,诗人倾注了自己的“渴慕”、“祝福”与“感动”。这是诗歌对内心情绪的描述。在对外在环境的烘托中,诗歌中出现了“早晨”、“天空”、“缎般的光泽”等广阔而博大的意象。而在这些情感和物象之间,诗人还加入了“不事张扬”、“最真实”、“最自由”等限定语进行说明和强调。将三者综合起来,我们不难感受到诗人所希望达到的某种文学和人生的境界,即那种对自然自在、真实自由的生命的尊敬,对美好事物的祝福,以及对天空与大地的感恩。
  应该留意的是,虽然在内容上表达出坚决的肯定,而诗题却是如次地忐忑不安:“不知道我们会不会认知这些生命?”悖论式的反差无异于对现实的秩序进行质疑。这种质疑合乎生活法则:长久地等待之后,美好的事物终于来临,曾经遭受幻影蒙骗的人们在那一瞬间将会不知所措,用一句常用语来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坚定自然的诗句与犹疑不定的标题之间,诗歌获得了巨大的张力。
  与《不知道我们会不会认知这些生命》的自然呈现不同,《平庸和渺小充斥着我们的生存》以哲理见长。开头那句“当我寻找痕迹时,自身的命运便成为痕迹”是全诗的中心,后面几句是对这一涵义的例证。“许多人的脚印嵌进了岩石”,但多年之后,这些印记“已被风化成齑粉”。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时间的力量。同样,在时光的作用下,某些曾经令我们刻骨铭心的箴言和哲理也将“轻而易举地消失”。生活的不确定性显现了出来:人的“命运”是什么呢?或许它曾经是阳光明媚的春天,但世易时移之后,它难保会变化为炙热难当的酷暑。
  怀疑精神是郁葱这一代诗人及其可贵的品质,欧阳江河的《傍晚穿过广场》与王家新的《帕斯捷尔纳克》是其中的典范。在诗歌的写作路数上,郁葱与后者差异颇大,但在关键时候,双方的共同之处仍然有迹可寻。《平庸和渺小充斥着我们的生存》与《不知道我们会不会认知这些生命》一样,也出现了怀疑、反思甚至否定。当我们看到那些曾被奉为圭臬的经典影像被无情地风化为类似于幻觉的东西时,内心的震动可想而知。沧桑巨变给了我们看待世界的另一种眼光,没有什么是不确定的,一切都在变化着。那么,该怎么去应对这种变化呢?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答案。
  生活与情感在时间的作用下会扭曲与变化,是任何具有一定年龄的人都懂得的道理,但像郁葱这样仅用几行文字就表述得如此完美,却殊为难得。要写出看似简单实则厚重的作品,除了丰富人生阅历,还需要丰厚的学识、深刻的洞察力与高超的文字驾驭能力。这就是优秀诗人与平庸诗人的区别。优秀的诗人就是能够从庸常中发现真意的人,能够透过表面的平静看到汹涌的潜流的人,能够在词语的城堡里点石成金的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