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子》赏析

种子
  
  王金凤
  
  世界无边无际
  我只选择它小小的一角
  像一粒种子
  把自己埋下
  在别人收获剑影、稞麦、火焰、墓茔的梦中
  我侧过身踏上一条僻静的小径
  
  我把自己种在了山中
  当东篱上的小蝴蝶
  开始忙着搬运阳光
  我伸手摘下盛开的云朵
  
  呵,这尘世中小小的幸福
  我用细密的针脚一一固定
  当暮色从地平线上浮起
  阳光的味道、棉朵的轻
  漫过这大地的峰峦、臂膀,梦中的微笑
  
  
  赏析
   在文学界,有一个十分突出的现象,那就是时常出现名实不符的情况。有的人有名无实,有的人则有实无名。所谓“著名作家”的“著名”二字不过是一张因为脸熟而有资格吃白食的门票,实际上,在“著名”的巨大荫蔽下,那一个个具体的人满面苍白。而另一方面,少数暂时还没有名气或者名气不大的作家,却常常捧出了浸润人心的佳作。他们在偌大的文坛上,是独立的个体,从来不事张扬,不凑热闹,只偏居一隅默默地写作。这样的作家我认识不少,山东的王金凤是其中的一个。
   第一次读王金凤的作品是在2006年冬天,当时她是鲁迅文学院函授生,我有幸客串了一回老师,审读并点评了部分学员的作品。在所有的学员中,王金风的作品是我最为喜欢的。她的诗歌常常触及大自然中的种种细节,然后返观人类的灵魂,从而托举一个细腻而安静的思想者的形象。比如《种子》一诗。
   与人们习见的那种歌颂大自然的诗歌不同,《种子》的节奏并不明快,语境也不算开朗。在情绪上,诗人选择了宁静,在语言的轻重上,诗人选择了“轻”。当然,这轻不是蜻蜓点水的浮泛,而是四两拨千金的自如。因为“轻”,所以整首诗没有什么突兀的思想与词句,如同一个多年老友在你耳边淡淡低语,向你袒露内心,关于理想,关于自然,关于灵魂所应该达到的境界。诗人是清醒自足的,她深知世界之大,个体之小。因此她说,在无边无际的世界,人只是一粒细小的种子。
   种子虽小,同样有自己的悲欢和对命运的认识。而诗人的选择是如此地别致:“在别人收获剑影、稞麦、火焰、墓茔的梦中/我侧过身踏上一条僻静的小径。”为什么在别人去为利益而争斗、而煎熬甚至而毁灭之时,诗人却悄悄地避开,“侧过身踏上一条僻静的小径”呢?那是因为她深知,作为渺小的个体——种子,只有从大自然之中汲取养分,才能健康成长,那种拔苗助长或者使用“催长素”的做法,收获的只能是“剑影、稞麦、火焰、墓茔”。
   第二节,诗人兴致勃勃地描述了一粒种子的山中生活,通过山中、东篱上、蝴蝶、阳光、云朵等词汇,我们可以很清晰地感知生命中清新而浓郁的欢欣。这几个句子也很具动态性,从中我们仿佛看到一粒种子的发芽、破土、长高的过程。
   然而,如果对自然之美仅持欣赏态度,那么这欢欣也如同花开花落一般,转瞬即逝。聪明的人知道如何对美好的时光进行挽留,对“这尘世中小小的幸福”,诗人的做法是“用细密的针脚一一固定”。为什么要用针脚来固定呢?从这一句以及这二节的“云朵”、 第三节的“暮色”、“棉朵的轻”、“梦中”等几句,我们可知诗歌标题“种子”指的是棉花的种子。由花朵到棉絮、棉被,一粒种子终成正果。“用细密的针脚一一固定”既是固定一种植物的成果——棉被,也是对生活过程的积攒和收留。
   《种子》一诗中所体现出来的对自然的热爱与对宁静生活的追求,颇有艾米莉•狄金森的神韵。诗歌在语言上以轻御重,意象上自简而繁,在内涵上因小见大,具有别具一格的艺术魅力。这首诗告诉我们,知道自己能力限度的人是幸福的,他们没有不切实际的企望,不好高骛远,而是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实现自己的理想。知道自己能力限度的诗人也是幸福的,由于对人生和文字有清醒的认识,他们就不会去跟风、凑热闹,以及向权利献媚,他们直面的永远是干净的纸张和自己纯洁的灵魂。这样的诗人,即使一生都在平淡中度过,值得人们尊敬。
   毫无疑问,为这样的诗人和他们的诗歌写评论,评论者也是幸福的。(刘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