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了》赏析

老了
  
  江一郎
  
  老了,牙齿没了
  没牙的糟老头和没牙的老婆婆
  让我们走吧,到乡下去
  在有山有水的乡下,买块好地
  种什么都行
  什么都种不动了,让它荒着
  草愿长多高就多高
  花愿开多野就多野
  这是我们的地
  老了,走不动了
  去溪边坐坐吧
  溪水叮咚,多少美好的人和事
  就这样被它带走
  要是你有点伤感
  我陪着一起伤感
  要是你怀念初恋
  我们相拥着怀念初恋
  用没牙的嘴再一次亲吻
  老了,都老了
  天上的风吹去流云
  像吹去从前的欲望
  暮色徐徐降临,亲爱的老婆子
  我要挨着你睡了
  如果死了,你不要摇着我的尸体
  哭到太阳升起
  将我埋了吧,埋在
  自己的地里,并恳请
  土地将你也收去
  我们一生热爱土地
  死了,就让我们的白骨
  赤裸裸地搂着
  一万年,还爱着
  
  
  赏析
  2004年5月下旬,第二届华文青年诗人奖在海口颁奖,笔者和江一郎有幸作为首届获奖者受邀出席了颁奖典礼。颁奖会上,海南大学的学生和出席会议的诗人们朗诵了前两届获奖诗人的作品。印象中,江一郎这首《老了》感动了全场所有人,获得了最热烈的掌声。
  诗歌很朴实,几乎不用分析也能读懂它的意思。用最简单的话说:这是一对相濡以沫厮守一生的夫妇的生活理想,也是他们的爱情宣言。“到乡下种地”,是对土地的渴望;“种不动了”就由野草生长,野花开放,这是对自然的亲近。两人相守一生,经历太多人世沧桑之后,已经拥有了坐看云起云飞的宁静,“从前的欲望”,如同风吹去流云。而与这份平静澹泊相对的是,他们的情感老而弥坚,即使死了,也要让白骨“赤裸裸地搂着”,过了“一万年”,也“还爱着”。这一切,让人情不自禁地联想到“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痴情与决绝。
  这样的爱情在当今这个时代已经十分稀罕了,令人向往不已。但如此写法,也极易招至批评。比如认为内容“过于煽情”。行文的口语化,也很可能让一些读者误认为写得太容易。但事实并非如此。《老了》虽然语言平实,但并不干燥乏味,而是一种返璞归真的简洁;在形式上,关键词“老了”的反复出现,使整首诗有了类似于歌谣般的回环效果。最重要的是,作者在这个早已被人写滥的题材上取得成功,是因为在字里行间注入了真情。是真情将诗意托举起来,使这些原本极其普通的字句散发出水晶般的光辉,吸引并打动了万千读者。因此也可以说,这首诗再一次告诉人们:写诗作文,须以“情”动人。如果缺乏真情,只知炫耀辞藻,那种虚情假意的文章不过是一堆毫无生命力的文字碎片而已。(刘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