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之魅(诗歌一组)》

《衣之魅(诗歌一组)》

《红衣》
我几乎不能描述你的红衣
——说你像一朵红色的云
经过一条小河,穿过一个小镇
然后你就停在茶树之中,久久无语
而半个山坡的茶花,从来没有记住过你的容貌

说你像一朵没有人记起的红云
仿佛一切回到时光的源头
也许就在《诗经》的关雎声里
右手有一节迟暮的青春,已经错过
左手有一瓣潮湿的心事,逐渐零落

《黄衣》
传说我们正在奔趋黄金之地
到处是鼓声,是呐喊声,是加油声
而你的童年本身就是灿烂繁华
我不是说你的皮肤,也不是打扮
当然,如果穿着黄衣真的无比动人

我又如何穿越幽暗的时光
将你从荒芜之地救起?
你看我手中光明的灯笼逐渐暗淡
依旧在寻觅源于你的黄金旗帜
——不是因为我爱你,而是因为我需要你

《蓝衣》
沐浴之后,我看到门口的小池塘也十分清澈
半个蓝天溶化在里面——那是你的影子
另外半个你,在哪里?在星辉里吗?
我用光波呼唤你,用干燥的眼睛搜寻你
但你渐渐平息,让我采用直白的方式说起你

一切都会平息。包括风
但是当蓝色天幕拉开
我们就永远置身于其中,不能再和它分开
在我们久久的仰望里
叹息,不过是滑落到水面的痕迹

《绿衣》
春天的第一场雨水,似乎在心疼我脚下的绿地
你如果擅长歌舞,也请放慢节奏
——在大地简陋的演练教室里
我看见你踏着二胡,像一枝
含着露水的荷叶,刚开三分

“让她缓慢开始吧,让她懂得飞翔的力量”
在南方,在我热爱的南方
你就是嵌入我魂魄的美丽公主
在我面前铺开一张试卷
然后隐身而去,遗漏下满分答案

《青衣》
节日里,青草像一支嘹亮的歌
拥抱着我的居所
而你却是如此幽怨,溯流而上
让我退回到寂静的时刻
你是落梅时节横吹的短笛

一种颜色,两种力量,而你的力量更强大
当你的青色水袖散开
在越国的风景里无边荡漾
我的心又清又软
因为你浅浅的脚步,踩在辽阔民间

《橙衣》
那些暗香不会如此快的消逝
你像一枚柚子,在华贵的酒席上闷声不语
喧嚣过后,你留下的气息
将往后的日子填满
——而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

我要选择在最快乐的心境里
想起你像一枚沉默的柚子
我的心被陈旧的暗香充满
美丽的啊,我什么都没有失去
现在我拥有海洋般的清晨

《紫衣》
我在最深处,向你唱起永恒的歌
我要披上满身的紫云英,在第三重天里
歌你,唱你。——你在哪里?
我的小桥已经铺好,我的结局已经设计好
——而你,一个叫紫的女子,在哪里?

你一定像一只我梦中飞过的紫色鸟
紫色的羽毛在风中片片散落
一半在春天,一半在秋天
你会伸出小葱般的手指
将我故事的最后音节拉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