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抑书

沉抑书

 

有一天,海啸会覆盖我们的城市

许多陌生的手指会指点同一个事物

这些手指曾经在这个城市里繁衍

包括我走过的横街、我居住的詹家山

我儿子出生的小医院和堆雪人的天马路

而我可能已经离开,不再回到那些地方

这里让我认真和你说:我走过那么多的地方

一切地方都将在一次海啸里消亡

海水上升,风暴霹雳,而我早已离开

在故乡的稻地上,被我怀念过的人

也消失了踪迹。泥土潮湿,盐花泛白

那些快乐的人会将快乐藏到哪里去?

我曾经热爱的一个个地名

向平阆头、茶弯、禾上山、南源

还有看云识天气的前山

在我习惯铺叙的文字里,成为隐匿的不可知的秘密

我对城市生活无比厌烦

但总是没有决心和它决绝

在杭州文一路的一个饺子店里

我对陈错说,那些忙碌的人在为什么忙碌呢

那些属于黑夜的人为什么在白天忙碌呢?

在北京木犀地,我对一位网络女诗人说

《圣经》上说“人不是单单靠米活着”

你的理想到底是什么

难道仅仅是诗歌,而不是生存

而引导我的蒋立波,和我一起走过富阳的桂花路

遇见理想主义熏陶的各式人等

哦,政治、经济、文化,挤上同一列拥挤的列车

让时代朝不同方向发展

同志,我们这样的言说意味什么

当一场海啸覆盖我们,我们都是浪花之外的魂魄

在多余的年月里证明曾经自己来过这个世界

仅仅这样吗?仅仅这样吗?

我记得年轻时,没有多余的担忧

在草塔小镇上,濮波喝酒之后

他说五泄的风景真不错,可以来一个电视专题

而我们去马剑的时间还需要再等2年之后

那时候谁需要操心,谁就是小叶的坏蛋

我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

朗诵海子的诗歌,韵律铿锵,音调不准

海子啊,如果你是血,那我就是肉

我们都是青春洋溢的肉,在快乐的腐败

而我们都不知道这样的腐败意味着什么

每个人都有过沉重的心思

对死亡而言,一切都是泡末

我如此快速地转变叙述,因为我迫不及待地在叙述

假如我们被一场海啸覆盖

我的叙述永远跟不上它毁灭的速度

这样的沉沦,这样的悲哀,会慢慢平静

人呐,时间也是一次海啸,而我依旧在迷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