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淡书

散淡书

 

我擅长于你抵达之前逃逸

看着你落到空无之处我是快乐的

看着你紧张、惊讶,我起先是快乐的

我躲在诗人叙述的背后,然后突兀出现

因为我是如此散漫,如此恍惚

那些事实上的快乐也是短暂的

像我一样容易消亡,有时我的颂歌刚刚有前奏

它就必须消亡,我的亲人们

生活是多么烦人,几乎让纯洁的心境一破再破

而发出牢骚又是多么无聊

甚至让隐逸诗人不断嘲笑我这个民间诗爱者

说文本的不规范性和意象的不合理性

我是诗人吗?对我老母亲而言

我只是她最小的儿子,永远走在成长的路上

即使我也年迈,走近白头雪山的边缘

我不过是一个生存者,享受着命运也被命运折磨

这些从我皮肤上消磨的年轮就是见证

在花开无声的时光里,我的爱恋遍布大地

而落日来临,我故意领着儿子去河堤

看火车在小平原上奔驰,让那些固定的速度

将一些横穿古今中外的念头小心移动

我已经学会如何在文字里表达自己

本来也应该在生活里表达自己

是啊,王维,你是如何成为自己的呢?

而少年韩寒,又是如何成为自己的呢?

在大光阴的轮转里,风不过是一种简单的手段

我们的称呼有时十分陌生,言不及意

像一块膏药胡乱贴在相爱者的额头

我走在一条下沉的路上,却总让你感到

这是一条上升的、积极的、“有意义”的路

就像我父亲所说的:“值得啊!”

我的亲人们,当你们像稻草一样生生不息

我只能写下“我”,而不能像艾青一样写下“时代典型”

虽然我们所用的文体是一样的

诗句也一样缺少大跨度的跳跃

但我只写出这个飘零人世的“我”、“这一个”

我用叙述让诗意不再紧凑

哎,有什么办法呢?当人不能完成自己时

哪一朵无花果才能比拟他

我们在清晨写下的诗歌和傍晚写下的

如果没有什么两样,只能证明存在的偶然性

悲剧和喜剧,就是偶然的歧义

而对立的潮水将冲垮一切

从大宇宙里升起的星辰对渺小者是伟大的

但对伟大者是基本的现实

我不过是一个大光阴里的“留守少年”

所有的隐匿是玩笑,所有的显示也不是本质

我是出现在你面前的一次不必记录的彗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