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骆记

读骆记
  边建松
  0、应言信送我《骆一禾诗全编》,从头读起。记些笔记,以示纪念。
  1、海子诗歌和骆一禾的关系,是传承和突破的关系,海子肯定从骆身上获得了许多养料,并且在这些养料基础上加入自己的独立内容。82年骆诗歌中的一些意象,比如“山楂树”“远方”,出现在87年的海子身上——骆在海子身上复活。但和任何初期写作者一样那时的骆只是将事物拉进诗歌而已,不能发现事物中的“元素”;而87年海子已经开始这个工作。“少女”是骆82年的诗歌,“鞋子”和“不见”,也出现在海子84年德《女孩子》里——“断断续续地走来”。如果说青春是一样的,那么个性就不一样,这样造成他们的差别。骆是理性语言,海子是感性语言,而客观的说,他们两人是感性打败了理性。
  2、82年骆的诗歌有北岛痕迹,《带路人》等为代表。当时其个人风格并不固定,出现一些长句子;但也预示他以后的一些特点:“积雪 晚霞 苹果花/时令一个个过去”“风推着光/轻轻穿过晴天的雨”(《草地》)。这些句子,将感觉和语言的异化搭配结合起来,是骆一大特色。尤其是《钟声》里“电线和锡皮的屋顶”,漠视事物的语法联系,真是骆所做的事情啊。
  

发表评论